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际新闻

法国未来十年经济增长和创新全面超过德国马克龙将成欧洲新盟主?真人赌博

2018-04-15 07:17888网上赌场编辑:admin人气:



     
     虽然穿越人群从楼梯上走下来要对现场安保造成不小的挑战,但是在1月9日北京一场同中国企业家的见面会上,法国总统马克龙还是执意要这么做:他一边走,一边冲着站在他左边的人群微笑,用法语说着“早上好”。这位39岁就走上政坛巅峰的法国总统,精力充沛,在中国的两场正式演讲,一次讲了70分钟以上,一次讲了40分钟以上,全程一口水都没喝;他对诸如人工智能这样的前沿产业有着特别的好奇心,出访时身边还带着一位数学家议员;面对中国公众和企业家,他说:“我希望你们能够得到这样的信息——法国回来了,欧洲回来了。”这句在马克龙访华之行中被他用英法双语多次重复的句子,颇耐人寻味。在法国政界有一种看法,即马克龙的上台令法国国内对政府的信心同经济状况一同复苏,法国将迎来自己的黄金十年,换言之,下一个十年,是不是终于该轮到法国出头了?第一财经记者在巴黎进行密集采访时,两个在法国官员们看来互有相关性的词语“年轻”和“富有创新精神”被频繁用来形容这位新总统。而当下欧洲三巨头的情况也在发生转变。在英国深陷脱欧谈判、德国疲于应付组阁僵局之际,法国则在马克龙的带领下全方位地施展外交攻势;在近十年内,从未有任何一位法国总统如此热衷于为欧盟代言,这不禁令人发问,马克龙能取代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欧盟的地位吗?“马克龙效应”带来的黄金十年信心巴黎左岸历史悠久的乐蓬马歇百货公司大门上,橙红色的字体简单粗暴地写着三行大字,“每周日都开门”。这恐怕是马克龙上台以来,对其劳动法改革成果最直观的观测地点了:奢侈老店恢复周日营业,说着一口流利英语的外省女孩克莱尔在这辛勤打工。“游客们,特别是中国人和美国人,都曾经对我说,希望在周日的时候能购物。”克莱尔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以前周日不营业,他们都跑到伦敦去买了,现在有很多客人说会在巴黎多待一天”。陈晓诺是一位高级买手。在巴黎工作生活二十余年的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马克龙上台之后,法国人出现了一股铆足劲儿工作的劲头,“现在的法国人挣钱是很努力的”,她顿了顿说,“当然已经荒废了快十年,所以也别期待一下子变得特别好”。无论怎样,从数据上看,法国经济终于开始复苏了。法国统计局预测法国2017 年的经济增速在1.8%。而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的预计,2017年法国以小幅优势超越英国,重回全球五大经济体之列,且这一领先优势将在2018年继续扩大。马克龙的上台为陷入恶性循环的法国经济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而长期陷入自我怀疑的法国民众,因为有了马克龙,似乎恢复了自信。实际上,当马克龙初上台时,由于其在劳动法和税法方面的密集改革触动了以工会为代表的诸多利益集团,一时间罢工屡屡发生,民调直线下跌;不过此前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就表示,马克龙政府的看法非常一致:法国劳动法改革必须做到行动迅速,否则就恐错过时机。幸运的是,马克龙推动改革后,普通法国民众感受到了经济正在回归正常秩序。法国国家统计局预计2017年GDP将增长1.8%,且这种复苏将延续到2018年6月。与此同时,法国经济中的老大难问题——失业率终于下降:法国失业率在2017年第四季度下降至9.5%,2018年第二季度将下降至9.4%。马克龙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期待劳动力市场改革能够在2019年中期见效,即“在1824个月内看到结果”。法国国家统计局预计2018年到年中,法国将创造9.8万个新增就业岗位,就业人口将增长2.1万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则预测2018年法国经济增长在1.8%,且法国的GDP增速将继续上涨,到2020年,法国GDP增速在1.9%左右。过去十年,法国失业率频频冲击两位数,经济秩序混乱,从萨科齐到奥朗德时代,法国民众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抱怨总统无能。所以当第一财经记者询问一位法国租车平台负责人夏威尔对马克龙的看法时,并没有期待太多赞美之词。不过,比马克龙要大十岁的夏威尔说,马克龙上台后,巴黎的治安环境有了好转,劳动法改革增加了周日营业,为他带来了更多美国和中国客人,“他还对那些新科技很有想法,是一位年轻又充满新鲜主意的总统,这是好事情,法国需要改变。”就在去年12月马克龙庆祝他40岁生日前后,法国各种民调数据也陆续出台,他的民意支持率在大部分民调中反弹回升,总体而言,约有过半选民认为,马克龙还算是一位不错的总统。法国商务投资署执行总监勒库提耶是法国前驻澳大利亚大使,也是法国外交界的一位传奇式人物。他对马克龙的看法则更具全局观念。在他看来,马克龙上任之后经济复苏,更重要的是,“企业对国家的信任开始复苏,对于经济的发展和自身的发展预期也开始复苏”。以前法国给世界有一种印象,文化丰富,历史悠久,奢侈品繁多,法国人也很喜欢度假,但是现在法国也在改变。勒库提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就像马克龙总统所说,法国要成为一个创业者国度,创业创新气氛在法国非常浓厚,而法国政府也希望唤醒更多法国企业行动起来。他说,在欧洲,英国要面对脱欧,德国的经济周期到了临界点,欧洲出现了一个承上启下的变动期。勒库提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而法国在这个阶段经济很活跃。这已经是在采访中,第二次有法国高级官员对记者说,德国的经济周期就要结束了。此前巴黎欧洲金融市场协会CEO德布瑞松则给第一财经记者拿来一份报告证明自己的观点,该报告来自德国布伦伯格银行,他指出,即便是德国人也认为马克龙可以实现改革,且在未来10年,法国将在经济增长和创新方面全部超过德国。总体而言,这份报告预测,由于马克龙的胜选,法国加速改革,德国和法国的国运之轮有可能逆转,在德国享受了“黄金十年”之后,2020年以后的黄金时代有可能属于法国。根据德国IFO经济研究所的最新统计数据,2017年德国的经常账户盈余为2870亿美元,蝉联全球经常账户盈余冠军。数据公布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在IMF的博客上发文再次敦促德国进行结构性改革,通过增长工资以及加大基础建设投资的方式,削减巨大的贸易盈余,“长期看来,更高的经济增长将促进繁荣并有效抵消老龄化社会所带来的开支”。拉加德指出德国目前的经常账户盈余太大了,“我需要问问为什么德国和企业的投资如此之少,以及什么政策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实际上,近年来经济学界一直有这样一种观点,即如果德国新政府不能提高投资水平并进行结构性改革来迎接下一阶段的经济扩张,那么德国目前经济上的黄金十年有可能即将结束。而默克尔所代表的保守派则一直呼吁经济节制,反对增大投资,这也是默克尔接下来同社民党在组阁谈判中的焦点问题。日前在巴黎再次见到德布瑞松时,他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并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目前法国的优势在于,五年内不会进行大选和议会选举,且稳定政府可保证改革措施不变,同时“议会中的新议员普遍年轻,很多都具有商业背景,而不是传统的政客。我们很有信心,即便是在五年之后,法国依旧会继续推动改革”。在国际事务上取代默克尔?令人颇感意外的是,访华结束后的第二日,马克龙就把电话打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这通电话中,二人讨论了马克龙的中国之行和东北亚事宜。目前白宫也确定特朗普达沃斯之行中肯定要见马克龙。而其近日的访英之行中,马克龙更是祭出了有“欧洲清明上河图”之称的国宝贝叶挂毯,并宣布借出著名的贝叶挂毯给英国展览。贝叶挂毯创作于11世纪、讲述了征服者威廉姆于1066年征服英国的历史事实,在过去950年来不曾离开过法国国土,而马克龙通过此举轻轻松松就赢得了当天所有的国际头条,被称为展现了“世界级的外交技巧”。与马卡龙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且乐于斡旋的行为相比,默克尔则低调得多。譬如,与马克龙同特朗普这样“打得火热”相比,默克尔同特朗普之间的关系要冷淡得多,法国有许多观察家还指出,虽然马克龙不会说俄语,但是明显在同普京打交道时要自在得多;而与默克尔必须秉持的一些传统价值观相比,马克龙的思维也更加灵活。面对特朗普所采取的“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和英国脱欧后的不确定性,默克尔方面并未做出更多的战略性准备,而马克龙方面则认为,希望更多接近中俄,通过俄罗斯的连接,打造一条从欧洲到北京的贸易“骨干”路线。按照计划,马克龙今年上半年还会访问俄罗斯,为普京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捧场。马克龙邀请普京访法,并在凡尔赛宫款待普京;他是欧洲最主动回应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领导人,不仅邀请特朗普访问并准备了埃菲尔铁塔晚宴,并在其间积极劝说,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后还用英语录制了视频并表示“要令地球再次伟大”,这种录英语视频的行为对于法国总统而言确实比较少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国政界资深顾问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马克龙还主动要求召开“一个星球”这样的国际峰会真人赌博,这种魄力是在恢复法国在外交方面的积极斡旋传统,相对而言二战后德国在外交方面一向是比较收缩的,这里面有历史因素。近年来德国经济增长强劲,加之西方对于默克尔有价值观期待,第一财经记者手中的一份德国智库整理的内部资料显示,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希望德国能够在外交上有主动作为。不过这同默克尔低调行事方式不符,也并不太符合德国大众的口味,简言之,与国际上对德国的期待相比,德国人对参与国际事务并不那么热心。德国科尔伯基金会最新一项民调显示,有52%的德国人都希望他们的国家能在国际事务上有所克制,不要过多参与。上述法国政界资深顾问称,马克龙的高明之处还在于他清醒地认识到,为欧盟代言,可以为法国在国际上的斡旋分量加码。可以说这是当今法德等欧盟国家政治精英的普遍看法:虽然欧盟本身无法摆脱官僚主义等弊病,然而有欧盟站在背后的欧盟国家在国际上的议价能力是有溢价效应的:在与一个欧盟国家开展交流时,面对的不仅是一个国家真人赌博,而是包括英国脱欧后的27个欧盟成员国,拥有4.8亿人口的欧盟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也是为什么欧洲精英无法理解英国脱欧行为的原因,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确然,无论在国际问题还是在欧盟内部问题上,马克龙都以坚定的欧洲主义者身份出现。在访华期间,马克龙在谈到中法关系时,自然而然也谈到中欧关系,并指出欧盟是中国在全球最大的贸易伙伴,也希望可以将中欧伙伴关系带入21世纪。需要指出的一点是,过去数年涉及欧盟议题的一向是默克尔,而非法国总统在中国所热衷于讨论的领域。不知道是不是访华行程中意识到法国本身终究“议价能力”有限,马克龙在即将结束访华行程时在推特上发文感叹,“对于中国而言欧洲还是太散了,法德协商将令我们能够一同前进”。重建欧洲新秩序一方面为欧洲代言,一方面马克龙也意识到,如需要欧盟所提供的议价能力,必须重建欧盟。马克龙指出,这包括在安全防务、移民问题、对外政策、生态治理、数字技术,以及所有经济金融实力方面,必须给予欧洲实实在在的主权手段,他反复提出,要建设强大、主权、统一的欧洲,并体现欧洲的利益和价值观,期望在2024年时建成一个可与美国、中国相匹敌的强大欧洲。2018年则是马克龙计划中要在欧盟改革方面大展宏图的一年,而欧盟委员会也非常赞同马克龙的想法。他计划在欧洲的防务、经济、预算等领域对欧盟进行全方位的改革。在最重要的欧盟预算领域,马克龙提出的设立欧元区财长以及统一欧元区预算,并用以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其他大型工程等。以多重民调结果来看,过半德国选民对马克龙的欧元区财长提议并不感冒。过去十年欧盟改革停滞,作为一个政治联盟,无法触碰财政改革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实力最强的德国受制于民意,无心推行欧盟改革。按照科尔伯基金会所的最新民调,即便以目前情势衡量,51%的受调查民众认为,在欧盟内部,德国只要在谋求德国利益和妥协之间找到平衡就好;有15%的德国人则认为,德国在欧盟内部已经过于主导了。在此种现实之下,包括欧盟机构在内的各方也把改革的希望寄托在马克龙身上,并认为在默克尔深陷组阁困境的当下,马克龙有可能成为欧洲新的领导者。《经济学人》曾用封面文章《欧洲新秩序》的形式寄托过这种期待:在舞台中央,马克龙站在聚光灯下发表演说,而默克尔则垂手站在阴影之中。马克龙的志向也同这一轨迹重合:自当选之日,马克龙就提出法国希望重建欧洲,而劳动力市场改革和财政改革是他撬动法国经济,进而为欧盟改革所积攒的政治砝码:马克龙与默克尔都同意,只有法国经济强劲,才有同德国在欧盟问题上讨价还价的资本,以往“欧盟出事,德国埋单”的模式必须改变。当下,默克尔组阁面临困难。1月19日在爱丽舍宫会晤到访的默克尔时,马克龙再次表示在推动欧洲改革的进程中,法国需要德国,并以此对面临大选后组阁危机的默克尔表达支持。法国无法单独实现自身的抱负,需要与德国结合起来。马克龙表示,法国和德国将推出新的条约,旨在加强法德合作并携手推进欧盟改革。好消息是,德国组阁谈判中的社民党认同大欧洲理念。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社民党前主席西格马·加布里尔日前公开表示,支持马克龙提出的重塑欧洲主张的核心理念,并暗示马克龙的欧盟改革方案也将成为社民党在2018年同默克尔进行联合组阁试探性谈判中的重点。加布里尔表示,应该准备好为未来投资更多。德国已经是欧盟最大的赢家,可作出更大贡献。在英国《金融时报》年度经济学家调查中,受访的经济学家也对此持乐观态度:各方更乐于看到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一个大政府。这不仅将令默克尔的施政更容易一些,且将促进德国政府更加亲近欧盟,并组成法德同盟共同主持欧盟改革,并促进欧元区经济进一步融合。当然,若马克龙真的想成为欧洲的新盟主,取代默克尔的位置,恐怕还要看法国是不是真的能把握住历史的机遇窗口,迎来自己的黄金十年。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888网上赌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888网上赌场,转载请必须注明中888网上赌场,http://www.ngc55.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推荐专题上方


图说新闻

更多>>
伦敦货车冲撞事件致1死10伤 警方定性为恐怖袭击事件(图)

伦敦货车冲撞事件致1死10伤 警方定性为恐怖袭击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